文憑試快線
08 Dec 2021
特別的試場主任

2021年有約3,000名特殊教育需要(SEN)考生參與DSE,為協助這些考生完成考試,考評局與學校緊密合作,為SEN考生提供各種特別考試安排,除要求學校委派教職員擔任監考人員外,亦聘用約150名考務人員支援特別試場的運作,盡力讓所有考生均獲得公平公正的評核。陳紹華(Albert)便是其中一位特別試場的考務人員,憑著使命感,及在不影響現職公司的工作下,過往十多年來從不間斷擔任特別試場的監考工作。

陳紹華

參與公開考試考務工作逾20年的Albert,2008年起參與特別試場的監考工作,並由2013年起出任DSE特別試場的試場主任(CS)。任職九巴車務督察的Albert,每逢DSE考試季節便特別忙碌。他的工作是輪班制,在DSE筆試期間會調更至下午3時至凌晨1時的夜更工作,或申請數天假期,以便能於早上參與DSE特別試場的考務工作。雖然犧牲了睡眠與私人時間,但他不以為苦:「對我而言,這是重要使命,所以每次都帶著期待的心情參與,並不覺得辛苦。」

Albert這份使命感傳承自CS前輩:「我從他們身上學習到監考不只是執行考試程序,還要用心關注考生的動態與身體狀況。如有考生走路時需撐拐杖,我們會攙扶或引領考生到座位,又曾有考生在考試期間伏在桌上,CS會關注及輕拍其膊頭,當肯定他不是因身體不適而停止作答,才會放心。這些舉動令考生感到被關懷,應考時也可更放心。」

一般試場的考生大部分於禮堂應考,而座位已在考試前編配;特別試場則大多設於課室(一般容納數名至十多名考生),少數則設於禮堂,編排座位時需因應SEN考生的不同需要作出靈活安排。因此,CS在考試前會獲得有關試場的考生資料,以便編排座位及作其他準備。Albert曾負責有125名SEN考生應考聆聽考試的禮堂試場,在考試前需編配獲批同類特別考試安排的考生坐在一起,以便監考員執行職務,亦會因應個別考生的需要調動,他說:「如有考生作答時未能控制身體而『郁來郁去』,我便安排他坐最後的座位,以免影響其他考生;亦曾有考生表示不能坐在太光的位置,便要即時再為他調位。」

Albert近年獲邀在試場主任會議分享經驗

Albert近年獲邀在試場主任會議分享經驗。他在考試前會按特別考試安排把考生分組編排座位,列明考生的編號、特別安排、考試及休息時間等細節,以便監考員執行職務

除了做足事前準備,作為特別試場的CS亦要隨機應變,關顧考生的需要。Albert分享,曾遇過一名考生因鼻敏感而不停流鼻水,自備的紙巾也不敷應用,於是他便向學校借來紙巾,又在考生座位旁邊安排多一張枱及膠袋,以便他放置用完的紙巾。他說:「試場不時會出現突發情況,只要在不違反考試規則的框架下,我都會盡力協助考生,讓他們可專注考試。」

特別試場的考務工作較一般試場複雜,事前準備工作亦較繁多,但Albert另有一種體會:「雖然特別試場的預備工作較多而且費時,但只要考試前準備充足,計劃周詳,考試便能更順暢舉行,這都是我們CS樂見的結果。我記得每次考試完畢,大多考生都匆匆離開,但偶爾也有一、兩位考生會慢慢收拾個人物品,在離開試場前對我說聲『bye bye』,簡單的一句,有如考生肯定了我們的服務與關懷。」

試場以外

Albert於2010年向考評局建議改善「休息時間」提示卡的設計,翌年考試起便採用經改良的提示卡

Albert於2010年向考評局建議改善「休息時間」提示卡的設計,翌年考試起便採用經改良的提示卡

即使完成監考工作及離開試場後,Albert仍然心繫考生,更會總結前線經驗,向考評局提出改善考試安排的建議。SEN考生若獲批准在考試期間休息,過去監考員會用「休息時間」提示卡來向有關考生作宣布,以免影響其他考生,但Albert認為提示卡用字不夠清晰,於是向考評局建議改善設計,改為「休息時間開始/完結」的提示卡。他說:「結果在翌年考試,局方真的採納意見,用了新的提示卡。對於局方從善如流,感到十分開心,亦讓我更樂意參與監考工作。」他更主動把提示卡「過膠」,令提示卡更耐用及方便監考員。

監考經驗豐富的Albert近年亦參與一些培訓考務人員的工作,並呼籲有志之士加入特別試場監考工作的行列:「這不只是一份兼職,更可以幫助年輕人,尤其SEN考生比其他一般考生面對較多障礙和困難,我們可以做的是為他們提供適切的考試環境,讓他們盡力完成考試,有公平的機會爭取更好的前途,這份滿足感遠勝於酬勞。」

考評局現正招聘一般及特別試場的考務人員,按此了解招聘詳情。大家亦可瀏覽考評局網頁了解為SEN考生提供的特別考試安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