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憑試快線
20 Sep 2021
DSE多元升學出路

首屆文憑試(DSE)於2012年舉行,10年來,約有645,000名考生應考DSE。除獲僱主認可,DSE多年來亦廣受本地與國際的高等院校認可,為學生開拓多元出路,而有較多本港學生前往升學的地區,當中不少院校已承認DSE資歷。

根據教育局最新的《中六學生出路統計調查》,去年約有一成半,即約6,000名中六畢業生(即2020年DSE考生)選擇在香港以外地區繼續升學,而當中逾三成人選擇到內地進修;至於到非華語地區升學,則以英國較受歡迎,約佔一成八,其次為澳洲、加拿大等。

今期《文憑試快線》請來幾位DSE畢業生,分享申請到英國和內地升學的經驗。

英國升學

Walter (右一) 於2021年修畢牛津大學哲學、政治及經濟文學士課程

Walter Li

畢業於英國牛津大學(University of Oxford) ,獲頒哲學、政治及經濟文學士學位

應考DSE年份:2018 [四個核心科目 (包括數學科延伸部分一)、歷史、地理、物理科]

為何考畢DSE後選擇到英國升學?

Walter:哲學、政治及經濟系為英國特有的課程,提供跨人文、社會科學學科的訓練,符合我的發展興趣。

以DSE成績申請往英國升學的經驗如何?

Walter:中六上學期,我透過英國大學及院校招生事務處(UCAS)申請到英國升學。當時除向院校遞交DSE成績,亦需參加學系安排的面試和能力傾向測試(aptitude test)。除牛津大學,我亦獲其他英國大學取錄。而就讀的大學事實上亦有不少香港學生以DSE資歷入讀,成績普遍為三科選修科均達第5 級成績 (詳情可按此參考),與其他資歷的成績要求相若。

DSE核心科目有助我鍛鍊語言和思維能力,亦容讓我同時選修文科和理科,建立跨學科學習的基礎。

Joyce今年於伯明翰大學本科畢業,並將留原校繼續進修金融相關碩士課程

Joyce Hui

畢業於英國伯明翰大學(University of Birmingham) ,獲頒政策、政治及經濟文學士學位

應考DSE年份:2018 [四個核心科目
(包括數學延伸部分單元二)、物理、歷史]

為何考畢DSE後選擇到英國升學?

Joyce:英國政治相關科目發展較為完善,院校提供多元化單元,學生亦可以依循興趣選擇專攻課題。

以DSE成績申請往英國升學的經驗如何?

Joyce:當年以DSE成績,透過英國大學及院校招生事務處(UCAS)申請往英國升學。當時除獲英國伯明翰大學取錄,亦獲另外三所英國大學國際發展及政治學相關學系取錄。高中三年密集式的學習,提升我讀書和處理繁多學習內容的能力,讓我現時面對大學更繁重的學業時顯得更從容。

DSE跨學科的選科模式培養我多方面興趣。除政治相關範疇,我對數理亦甚感興趣,因此大學時期,亦修讀數理相關單元,並取得優異成績,促使我繼續於伯明翰大學修讀經濟金融相關碩士課程。

以伯明翰大學為例,每年都有DSE畢業生入讀,大部分修讀物理治療或法律相關課程;近兩年報讀心理學或政治學科的DSE畢業生也不少。

內地升學

何俊樂 (Anson)

目前就讀於清華大學計算機科學與技術學士學位課程

應考DSE年份:2021 (四個核心科目、企業、會計與財務概論、生物和化學)

為何考畢DSE後選擇到內地升學?

Anson: 在全球化的時代,我希望走出舒適區,出外「闖一闖」,體驗不同的學習環境。目前內地在創科、互聯網等多個領域都處於世界領先水平,同時亦十分重視科研和教育,到內地升學能為將來的生涯規劃及事業發展提供更多的可能性。

而我就讀的清華大學不但學術表現出色,亦具國際聲望。院校亦十分重視拓闊學生的國際視野,校內有不少來自不同國家及地區的學生,讓我有機會結交來自五湖四海的朋友,拓闊眼界。

高中課程和DSE對你升學/生涯規劃有何影響?

Anson:我於2021年應考DSE,當時透過清華大學推薦生計劃提前獲錄取。高中課程為我升學奠下扎實的基礎,讓我將所學的知識融會貫通,是一次不可多得的學習體驗。值得一提的是DSE成績是升學的重要參考,同屆亦有以DSE成績入讀清華大學的同學。

日後,我希望從事計算機科學、大數據、人工智能開發相關行業,為科技創新作貢獻。

劉佳怡(Carrie)

目前就讀山東大學法律系學士學位課程

應考DSE年份:2021 (四個核心科目、中國歷史、生物)

為何考畢DSE後選擇到內地升學?

Carrie:由於內地可供選擇的學科多元化,師資和教育資源亦十分充裕,因此,一直以來也希望到內地升學。此外,著名作家老舍亦曾在山東大學任教,很高興有機會在人傑地靈的環境下學習。

以DSE成績申請往內地升學的經驗如何?

Carrie:DSE在內地的認受性高,當時以DSE成績透過內地高校招收香港中學文憑考試學生計劃獲山東大學取錄,而山東大學也有不少以DSE成績入讀的學長和學姐,他們也給予我很多幫助和鼓勵。當時除山東大學,我亦獲本地大學及另一所內地大學取錄。

目前我正在修讀法律系課程,日後希望能夠成為一名法律工作者,為社會作出貢獻。由於學習法律需要有良好的理解和表達能力,而高中時修讀DSE中國語文科讓我更有效地掌握語文技巧,有助我現時修讀法學;而修讀中國歷史科則讓我更了解歷史與文化,有助我現時更容易了解法學的意義及重要性。

DSE獲國際廣泛認可

現時,有127 所內地院校及約140所台灣院校直接以DSE成績取錄本港學生;另外,有接近300所非本地高等院校(如英國、澳洲、加拿大等院校)已向考評局提供收生要求的資料,並已上載至考評局網站供學生和家長參考;而有關文憑試與國際考試基準研究的參照,亦可參考考評局網頁